[弝け]姘淉衪 侅騝眻蟛棞邾м葳

朻栠箄謠遠噫馱最衄癹鼠侗

2018-04-26

綻惘坒蛁聊蟀諉陎嗤夢撫僅室繷鷃欀痦褡硐齬婓菴媼弇腔甡導岆し彆ㄛ辣4544勀窒腔堤億講躲陎腔船擒珆奧眢獗ㄛ筍蚕衾踏爛郔鳶惇腔iPhoneX岆菴侐撫僅笢ぶ符奻庈腔ㄛ秪森眈陓侐撫僅腔杅擂頗堤珋竭湮曹趙﹝弊莉こ齪貌峈睿OPPO煦梗眕3650勀怢迵2945勀怢腔疑傖憎煦蹈齬俴埤菴﹜侐弇ㄛむ笢貌峈腔庈部爺塗湛善賸%ㄛOPPO寀峈%﹝埻梓枙ㄩし彆陔蚳瞳ㄩiPhone忒儂笝衾褫眕蚚奻忒迡捩賸し彆崠冪渀勤iPadPro炵蹈莉こ芢堤賸忒迡捩ApplePencilㄛむ妗饜掘忒迡捩腔莉こ祥屾ㄛ掀褙陎よ狟腔す啣睿Note炵蹈忒儂ㄛ峚穔麓urface炵蹈す啣飲衄ㄛ忒迡捩蚕衾盓厥揤薯覜茼ㄛ衄祥渣腔怀遶完ㄛ蚚誧朼祫祥剒猁劃鎗等黃腔杅弇啣賸﹝

﹛﹛小 蝶香港演藝學院每年都舉行開放日吧?我卻從未出席過是項活動。我有時在想,我常常到演藝學院看劇,而且又有大量從此學院畢業的朋友,卻從未參觀過這所學院,未免有點美中不足。於是,今年我趁茪T月初的開放日,到學院走了一圈。那天在學院大堂有粵曲表演。鑼鼓一起,整個學院都聽到一班「未來老倌」的歌聲。我很欣賞「演藝」在近年開設戲曲學院,為這門國粹培育人才,令中國戲曲繼續傳承下去。在校園內表演的是粵曲,在校外街上的則是「打Band」。當我們站在往學院的天橋上,已經聽到樂隊在天橋底演奏。一中一西,一內一外,相映成趣,好像在提醒我們香港這個同時受中西文化影響的城市的獨特性。平時看劇,我從鋪茧策漵M綠色地氈的地下大堂乘扶手電梯登上二樓後,總是匆匆地走進劇院,趕蚙[劇。莫說我不知道學院其他地方是何模樣,就是二樓的兩端我也甚少走到。開放日那天,二樓可熱鬧了。各個學院都分別架起自己的攤位,並印製了很多宣傳刊物向參觀人士介紹自己的學院。在大堂玻璃窗的那邊則更吸引,因為它展覽蚞ル肣怐漣@品,包括一些曾經在演出時穿過的古典服裝和手繪設計圖,以及多個佈景模型。那些模型都製作精巧,教人不禁駐足觀賞。雖然我沒有看過那些製作,但不難憑這些模型聯想到製作上演時佈景的模樣。我不知道是否每個學生都能把自己的作品模型保存下來。若學生或校舍的空間許可的話,是很應該將它們留下,又或起碼將有水準的模型留下,因為我相信每個學生或設計師都曾經為自己的設計而付出不少心血,舞台上的真實佈景在戲落幕之後已經沒辦法保留,試試保存佈景的迷你版吧,好嗎?我在「演藝」看了多年劇,卻從不知道其道具工作室如何,原來就在二樓大堂旁進入。當我走進道具工作室時,經過一條不太長的走廊。走廊兩邊的牆壁掛茷雃h畫作,我猜它們可能曾是「演藝」一些製作的佈景掛畫。走進工作室內,讓我大開眼界,我在那兒看到不同的道具製成品。有的是非常仿真的家居佈置,有的是動物模型,有的是不合比例地大的道具,也有的是讓演員套在頭上的卡通頭套。形形色色,色彩繽紛,看得我眼花繚亂,很是開心。對我來說,它們並不只是一件件道具,也是一個個藝術品,看得出都花了製作人不少心血。我一直沒有對道具系有多大的認識,到了那天,我才從宣傳物料中理解到原來是有兩類學生︰一是道具設計,另一則是道具製作。有人喜歡天馬行空地想像,也有人喜歡實實在在地將物料拿在手中創作出來。可惜那天我還有約會,不能多加逗留。沒要緊,總會有明年吧?明年多預時間,在校舍內再認真些看清楚。黎子珍日前有市民到東區選舉事務處投訴,指區諾軒多次暴露不真誠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企圖,違反基本法及立法會條例的相關規定,沒有資格成為合資格候選人,促選舉主任重新檢視區諾軒的踸儭禤獢C區諾軒作為「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參加立法會補選,顯然與「眾志」沆瀣一氣。他更被揭發前年11月在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視「港獨」為「自決」的選項之一。事實證明,區諾軒是「明獨」和「暗獨」兼具的雙料「港獨」分子,怎容其參選立法會,應被DQ。除了焚燒基本法之外,區諾軒曾在接受網絡媒體「立場新聞」訪問時,大放厥詞稱「無論是中英聯合聲明還是基本法的制定,香港均未參與其中,如今香港社會是自主的,共產黨須顧及港人想法,因此必須推動港人自決」云云。區諾軒於2016年6月參與方志痚_草的《香港前途決議文》聯署,其中稱「港人應團結爭取內部自決」,又稱「2047年後香港的政治地位必須經由香港人民透過有充分民主授權、有約束力的機制自行決定」,並贊成「內部自決、永續自治」。有學者指出,上述主張都是不折不扣的「試圖以隱蔽方式去促成香港獨立的既定事實」,具有濃厚的「港獨」色彩。但是,為免被取消參選資格,曾任民主黨中常委的區諾軒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狡辯稱,將堅守民主黨決議文的立場,希望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框架下,實行最大程度的「自決」,「港獨」不可行,也不會考慮「港獨」選項云云。區諾軒明明說過,「港獨」是「自決」選項之一;現在卻說「港獨」不可行,也不會考慮「港獨」選項,完全是欲蓋彌彰,自欺欺人。而且,「自決」本質上就是「港獨」,所謂「自決」,是透過「民主自決」的方式排拒國家主權,以「公投」等手段去改變香港的憲制地位、改變「一國兩制」的前途。這種「法理港獨」危害性更大,亦較易贏得外國勢力的支持及配合。聯合國大會1514號決議已清晰表明,凡以局部破壞或全部破壞國家統一及領土完整為目的之民族自決,均與聯合國憲章之宗旨及原則不相容。其後,聯合國人權世界會議於1993年的宣言中再指出:自決的定義,不得被解釋為授權或鼓勵任何行為,去部分或完全分解或損害主權獨立國家的領土完整及政治統一的行為。區諾軒能夠成為周庭的替補,獲得「眾志」支持而參選,不僅在政治上繼承「眾志」的「自決」理念,肯定也繼承了周庭的競選資源。區諾軒「搬龍門」、講大話,謊稱自己的「自決」與「眾志」不同,誑言他的「自決論」符合基本法,根本是一派胡言。不論區諾軒如何花言巧語、塗脂抹粉,他焚燒基本法不僅表示其反對基本法,而且是發洩對基本法的仇恨。他鼓吹「港獨」是「自決」選項,鼓吹「最大程度的自決」,又怎麼會擁護「一國兩制」?立法會補選所有參選人都要簽署聲明,表明自己真誠擁護基本法。雙料「港獨」分子區諾軒涉嫌作出虛假聲明,涉嫌觸犯發假誓的刑事罪行。區諾軒不僅藐視基本法,更涉嫌發假誓,法律界人士表示,應該重新檢查區諾軒的參選資格,拒「獨」於立法會門外。(立法會補選港島區候選人包括區諾軒、伍Y希、任亮憲、陳家珮。)徐庶3.11補選在即,反對派推出的3名候選人范國威、姚松炎、區諾軒,其實都是隱性「港獨」。但他們知道,明火執仗搞「港獨」會被DQ,於是採取「變色龍」手術,變成所謂「本土自決派」,招搖撞騙。他們學台灣民進黨,首先說自己是獨立族群,有獨特文化,是「香港人」而不是中國人,還虛晃一槍,他們不認同「民主回歸」,也不認同「港獨」,要走「第三條路」,搞「民主自決」。為了達到「自決」的「暗獨」目標,「自決派」使用兩面派手法,一邊說擁護基本法,但實際上堅決反對基本法,因為他們要魚目混珠,務求入閘,取得補選的參選資格。最典型的「人版」,就是區諾軒。在選舉論壇上,區諾軒被陳家珮質問,是否擁護基本法,他居然說當然擁護。陳家珮有備而來,立即出示了一張新聞照片,是區諾軒在2016年11月2日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區諾軒當場撒謊,連續兩次否認照片中人是自己。其後陳家珮說出時間、地點,區諾軒見無可抵賴,才不得不承認。區諾軒口是心非,披上「獨立候選人」的外衣,嘴巴說擁護基本法,不過想成為候選人,並且騙取選票。為掩藏「港獨」的面目,區諾軒雖然是「香港眾志」周庭的「PLANB」,但他刻意與「眾志」拉開距離,因為「眾志」的政綱不僅鼓吹「自決」,更表明「以香港本位,抗擊天朝中共和資本霸權」,明顯抵觸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區諾軒不能和「眾志」切割區諾軒能和「眾志」切割嗎?不能。他是「眾志」的幕後軍師,「眾志」的政綱區諾軒有份出謀劃策。此次補選,周庭被DQ,區諾軒取代周庭出戰,沒有引起反對派內部的任何非議,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一夥。「佔中」失敗後,2015年出版的《香港革新論》,被視為是「港獨」宣言。在這本書中,區諾軒發表題為《建制派如何在選舉屈機?--從區議會到立法會的選舉操控》的文章,當中提出「只要有充足準備,一定程度的資源投放,加上泛民各派願意攜手合作,在地守護大大小小的社區,我們才能度過漫長的黑暗」,他主張是「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希望在「民主回歸論」和「獨立建國論」以外,建構香港前途的「第三種想像」。2016年,區諾軒又在民主黨內部發起「香港前途的決議文宣言」,強調要「香港我城,自治傳承」;「香港人民,內部自決」;「主體意識,核心價值」;「多元爭取,政治革新」;主張進行「議會抗爭、佔領、抵制、罷工、罷課、罷市等等──能夠凝聚大多數香港人民的認同,應該是爭取政治革新的主流方法。」這份所謂《香港前途決議文》是抄襲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兩者都主張「本土公投自決」。涉及主權的公投,必然挑戰國家主權,與基本法相違背。區諾軒反對人大常委會「8·31決定」,要搞「公民提名」、「公民投票」,「港獨」居心暴露無遺。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104條進行釋法,強調公職人員要擁護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諾軒在公開場合焚燒基本法。這些表現足以證明,區諾軒決不會擁護基本法,更不會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區。黃海振資深評論員特朗普一怒之下、一口氣將國務卿蒂勒森和副國務卿戈爾茨坦一齊革職,顯示脾氣暴躁的特朗普施政理念和左右手南轅北轍。在此之前,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因反對特朗普實施懲罰性關稅出現大衝突而宣佈辭職;特朗普女婿庫什納近期則因為「危害國家安全」被禁止閱讀美國內部秘密文件靠邊站。庫什納是特朗普的可靠心腹、貼心智囊,曾被特朗普形容為聰明、可靠、銳敏的優秀青年,被任命為白宮高級顧問,擔當政府中「一個關鍵領導角色」。另外,特朗普最親密的助手、白宮通訊主任希克斯近日也迫於「內部壓力」辭職。關鍵人物頻頻因為「內部」問題離職,凸顯白宮內訌混戰已經進入了全新階段。特朗普入主白宮僅一年多,主要官員就像走馬燈似的相繼辭職,長的做幾個月,短的僅10多天,凸顯特朗普政府內訌混戰十分激烈,管治策略充滿不確定性。科恩被美國政壇稱為「白宮內部穩定器」,當特朗普在貿易保護主義的道路上越走越遠時,主張自由貿易的科恩是唯一有能力將特朗普拉回正軌的人物,這也是科恩在華爾街有很高名望的原因。和班農等白宮關鍵人物辭職前一定和特朗普爭吵一樣,科恩辭職前也和特朗普吵了一交。科恩的辭職令華爾街一片譁然,讓全球感到美國的投資市場穩定性大幅下降。特朗普稱:「很快就會任命新的首席經濟顧問,有很多人想要這份工作」。事實上,雖然很多人希望進白宮工作,但只有像科恩這樣的人,才能對白宮、對美國真正有用處。特朗普順利執政受到質疑迫於「內部壓力」辭職的希克斯說「希望總統和他的政府一切順利,繼續領導美國」,顯示她對於特朗普能否順利執政表現出極大擔憂。希克斯辭職讓各界質疑,特朗普政府能否有效領導美國?因為在一年多的時間裡,白宮通訊主任已經五度換人,顯示白宮內訌「暗湧處處」。在去年8月的兩周內,白宮新聞發言人斯派塞和特朗普幕僚長普里巴斯相繼離職,顯示特朗普政府內訌鬥爭嚴重。據去年8月離職的白宮首席戰略師、總統高級顧問班農披露,他的離職是特朗普給太多壓力,迫使其提交辭呈,稱自己雖然幫助特朗普勝選,但卻需要天天和包括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等白宮高層官員較量和鬥爭。特朗普特別痛恨有關他主持下的白宮陷入混亂的報道,曾經多次在推特自欺欺人發文說:「不要讓假新聞告訴你特朗普政府嚴重內鬥,白宮沒有問題」。白宮幕僚長凱利無視特朗普淫威,下令對白宮高級助理、「第一女婿」庫什納進行安全審查,可以說是摑了特朗普一個耳光。一年多以來,已經有數十名白宮主要官員遭到安全審查和清理,鬧得人人自危。據披露,面對日益激化的內訌,許多白宮官員惶惶不可終日,根本無心工作,因為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要離開白宮。已離職的副國家安全顧問鮑威爾、白宮秘書波特、高級通訊官員拉斐爾都表示,白宮人事變動令人目不暇接,權力鬥爭混戰已經進入白熱化,最終將危及美國的經濟發展和美國人的生活。楊志強資深評論員 香港工商專聯會會長立法會補選周日舉行,反對派眾候選人已經露出與「自決」、「港獨」互相勾連的面目,其中九龍西候選人姚松炎聲言各反對派候選人「已經有共識要支援『抗爭者』」,新界東候選人范國威亦承諾支援旺暴入獄的人,加上區諾軒是「明獨」和「暗獨」兼具的「雙料港獨」分子,形成了「三區三獨」的局面。社會各界認為,「自決」與「港獨」同類,均已違反參選資格,雖然有關人等拿到參選入場券,但不代表可以公然「播獨」,現鐵證在眼前,選舉主任應履行職責,重新檢視這些人是否還有資格參選,拒「獨」於立法會門外。若周日仍然出現「三區三獨」的情況,廣大選民應用選票懲罰「港獨」、「自決」分子,遏止他們混入立法會。拒「獨」驅「獨」,所有真心希望香港好的選民責無旁貸,選民必須慎重其事,在即將到來的補選中,為香港、為自己、為下一代投下負責任的一票。「三區三獨」各有前科一些鼓吹宣揚煽動「自決」、「港獨」的人,包括被法庭DQ的人,如今欲借補選企圖躋身或者捲土重來混入立法會,再把神聖的立法會議事堂變成「自決」、「港獨」的宣道堂,把香港變成鼓吹分離主義、顛覆內地制度的橋頭堡。姚松炎與「港獨」、「台獨」勢力過從甚密,他比「香港眾志」更早提出「自決」概念。他在前年立法會就職宣誓時蓄意加料,因此喪失就任資格。他多次攻擊法庭判決結果和人大釋法,更在抗議遊行中手持「主權在民」橫額。他曾發表「高度自治其實就是『自決』」的言論;在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香港政界都批評「時代力量」所搞的論壇是「台獨」勾結「港獨」時,他依然赴台出席。香港近年興起所謂的「本土派」散播「港獨」歪風,范國威是始作俑者,他不斷散播「極端排外」言論,甚至宣揚「港獨」。他公然挑動社會對立撕裂香港,不把法律放在眼內,導致發生連串「反水貨客」、「光復」等滋擾內地旅客的惡行。范國威更公然勾結「台獨」勢力,曾在台灣深綠媒體《自由時報》發表廣告聲援「台獨」分子「反服貿」的暴力行動,為違法「佔中」造勢。區諾軒被揭發前年11月在抗議人大釋法示威中焚燒基本法,這只是區諾軒種種「自決」、「港獨」行動的其中一項劣行。2016年區諾軒在接受網媒「立場新聞」訪問,談到民主黨會草擬所謂「決議文」時,聲言「『自決』將『無可避免』包含『港獨』這一選項」、「必須推動『港人自決』」云云。事實證明,區諾軒是「明獨」和「暗獨」兼具的「雙料港獨」分子。按照基本法的規定,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另外,基本法與立法會條例均要求立法會參選人須擁護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區。由此可見,立法會參選人、當選人要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利益,不允許鼓吹「自決」和「港獨」,這不僅受到法律約束,更是不容含糊的憲制責任。涉虛假聲明發假誓聯合國大會1514號決議已清晰表明,凡以局部破壞或全部破壞國家統一及領土完整為目的之民族自決,均與聯合國憲章之宗旨及原則不相容。其後,聯合國人權世界會議於1993年的宣言中再指出:自決的定義,不得被解釋為授權或鼓勵任何行為,去部分或完全分解或損害主權獨立國家的領土完整及政治統一的行為。立法會補選所有參選人都要簽署聲明,表明自己真誠擁護基本法。如今反對派眾候選人「三區三獨」,皆涉嫌作出虛假聲明,涉嫌觸犯發假誓的刑事罪行。法律界人士表示,應該重新檢查「三區三獨」候選人的參選資格,選舉主任應果斷DQ他們,拒「獨」於立法會門外。「自決」、「港獨」分子一個也嫌多,拒絕「自決」、「港獨」分子混入立法會,所有真心希望香港好的選民責無旁貸,必須在周日的補選中,投下負責任的一票。

﹛﹛肮奀ㄛ扂蠅遜婓寡嗷睿眕伎蹈扢蕾斐陔笢陑ㄛ籵徹漆俋瑞芘源宒ㄛ摩傖室藦彸ㄛ票擁ヶ桹撮扲鍰郖﹝

﹛﹛﹛﹛ヶ祥壅ㄛ諒郤窒脹窒巹薊磁窒扰羲桯賸苺俋鑠捄儂凳蚳砐笥燴俴雄﹝麻惘汜佽ㄛ涴棒笥燴俴雄ㄛ憩岆猁淕嗨寞毓諒郤窏唗ㄛ熬ш笢苤悝汜腔諺俋蛹童ㄛ翋猁岆苺俋蛹童涴珨輸﹝扂蠅涴爵蔡腔蛹童ㄛ翋猁硌腔岆茼彸諒郤垀湍懂腔閉徹賸諒悝詼猁腔涴珨窒煦蛹童﹝﹛﹛麻惘汜賡庄佽ㄛ涴砐渠囥甜祥岆猁壽敕苺俋鑠捄庈部ㄛ奧岆渀勤諒郤鑠捄窏唗奧粒△ㄛ硐岆淕嗨峊寞腔﹜崝樓蛹童﹜鷓疻隒脾迣△觸蕙﹝

﹛﹛釬峈笢貌瓟悝頗淕倛俋褪煦頗翋恄耽ㄛ廖攷笳賡庄賸笢弊瓟谿撮扲阨す腔珋袨﹝坻桶尨ㄛ迵韁藝脹弊模眈掀ㄛ扂弊腔瓟谿藝敯暱廱料蝠墓倷辣迆蹌逽碳鉼怔鵛肫諂熊黨褕羶衄諉忳徹炵苀捄褶﹜珨虳瓟汜呥銓熂じ暱齛傴ㄛ筍悝扲夔薯祥劂ㄛ祥雅腕蔚跺侔溫ぐ垓戊鶲﹝笭④奀奀粗溫樑奀潔

﹛﹛跪撰絨巹睿淉葬猁蔚禸窪壺填蚳砐須淰釬峈珨砐笭湮淉笥恄ㄛ啊善馱釬姥笴輒鼛閥ㄛ蹈鄵寋肫樨薰梜﹝猁蔚禸窪壺填蚳砐須淰馨鄶詎庣尤驐事蔑祭享鋆忽撩佮樕ㄛ蔚蕉瞄賦彆釬峈勤鍰絳啤赽睿鍰絳補窒軘磁蕉瞄ぜ歎腔笭猁囀﹝﹛﹛湖荇禸窪壺填蚳砐須淰涴部馴澄梋ㄛ郔跦掛腔岆姻皝幙僱陬騫挽霽騞宥ㄛ眕炾輪す陔奀測笢弊杻伎扦頗翋砱佷砑峈硌絳ㄛ檣嘐攷蕾眕佸鮽肯俴警譟G嘈樞ㄛ嫗章邈妗軞极弊模假姘ㄛ祥剿崝Ч佸鬈騊繪﹜倷腦覜﹜假姜ㄛ峎誘扦頗睿迣恛隅ㄛ僥嘐絨腔硒淉價插ㄛ峈樵吨姻瞏迅奾▼腆蝏﹜嗤-薹探笢弊杻伎扦頗翋砱帡湮吨瞳﹜妗珋笢貌鏍逜帡湮葩倓腔笢弊襞斐婖假屋隅腔扦頗遠噫﹝﹛﹛※游啪§睿跁逜窪填岊薯溢郫,岆荌砒觼游す假睿迣恛隅腔※馮雖§﹝2017爛,嫘昹袕逜赻笥⑹潰舷儂壽儅憤迵鼠假儂壽﹜佸騇侃熊窒藷衪覃僱籵,饜磁鼠假儂壽羲桯※朸膛§炵蹈湖窪壺填蚳砐俴雄,悵厥湖僻※游啪§睿跁逜窪填岊薯溢郫偶璃詢揤怓岊,姦缶牴勿庖摨迖割隅﹝

﹛﹛珋婓ㄛ醫鎮鼠侗梩擂藝弊滅窒藩爛粒劃啎呾1/3腔隆億ㄛ諷秶賸40%腔岍賜滅昢庈部ㄛ膩備岍賜撰濂鳶※操芛§﹝﹛﹛13桾玴ㄛ弊昢巹埜卼蚋勤弊昢埏儂凳蜊賂源偶釬堤佽隴ㄛ隴煩豐朣巡騵刳蛨侕蟲騍謁壨肯啪蟣ラ瘧漍怛刳蛨佫樞鄳笥﹜奪燴悵梤脹馱釬淉習楊寞甜郪眽妗囥ㄛ婪栨桼珆豖砢濂冼玥﹜弊模睿佸鮽汊畸瓬腔儕朸瑞毓睿歎硉絳砃ㄛ蛹孮濂勦蛌珛補窒﹜葩埜補窒﹜豖倎補窒﹜豖砢尪條腔痄蝠假离馱釬睿赻翋寁珛豖砢濂侇昢奪燴﹜渾郣悵梤馱釬ㄛ郪眽羲桯豖砢濂佌枅鑠捄﹜蚥渾葷哧脹ㄛ硌絳姘茧濂蚥扽馱釬ㄛ蛹孮轄尪摯豖砢濂侒棑蔣療﹜濂佴孩團牴夫埮側苃蹍貕秘﹝ㄗ暮氪綜濠ㄘ

﹛﹛籵徹羲桯換怀﹜楷扞﹜誹換脹撮夔褶條噥鑠欱撮扲夔忒ㄛ枑詢補窒眥馱珛昢阨す﹝

﹛﹛§模蛂蓖俴⑹穨Э淜景飲繚澱虧陔傑苤⑹腔燠忴忴豢咂暮氪ㄛ坻睿橾圈黃赻汜魂婓澱虧扦⑹ㄛ嫁躓祥婓旯晚ㄛす梏攄肢鄶埮煽磈旅﹊振暱З善勀祥腕眒腔奀緊符頗甲靇倷鉻﹝﹛﹛※珋婓疑徽ㄛ砑▽虯ㄛ砑湔憩湔ㄛ淩岆源晞ㄐ§燠忴忴珨晚佽覂ㄛ珨晚鏽覂湔殏砃域燴敦諳軗﹝﹛﹛﹛﹛芞え佽隴ㄩ澱虧扦⑹珨褒﹛﹛梀ㄛ澱虧扦⑹蚘淉茠珛垀揣匎窅俴撼域ヮ硊羲珛魂雄ㄛ澱虧扦⑹督昢极炵腔珨湮諾啞笝衾掩沓硃﹝眕綴ㄛ澱虧懈鏍憩褫眕婓扦⑹毓峓囀砅忳善蚘敵﹜踢睆虭褘鑫蟲騊汜魂督昢﹝

﹛﹛辣蠷け窷鉡ㄛ蚔諦棟椑﹝擂澈弊藏蚔楷桯擁秏洘ㄛ2017爛溼澈笢弊蚔諦躺峈2016爛腔珨圉酘衵﹝

﹛﹛鳶璋峈撰珘极撙牰蟦ㄛ粒蚚苀珨腔杅趼諷秶炵苀枑詢楷扞袧煩﹜恛隅俶睿褫紱諷俶﹝陔貌厙控儔2堎27桮蝤釆м萭溝屁圾往昢埏軞燴燠親Ч27梤蟲諏稂陑牬豜嫖跨頗獗佴爵擘縐俋酗讕簎倀珊﹝燠親Ч桶尨ㄛ笢佴換苀衭祓旮綠ㄛ誑峈疑邁懈﹜疑鳴圈﹝笢弊淉葬詢僅笭弝楷桯肮佴爵擘縐腔壽炵ㄛ郬笭佴爵擘縐佸鵏√鵌葽磁掛弊弊①腔楷桯耋繚ㄛ堋肮佴源珨れ參挍疑謗弊壽炵湮源砃ㄛ僥嘐淉笥誑陓ㄛ躇з詢脯蝠厘ㄛ旮趙昢妗磁釬ㄛ峎誘僕肮瞳祔ㄛ妏笢佴桵謹磁釬鳴圈壽炵翩艙す恛楷桯ㄛз妗婖腦謗弊佸﹝洷咡佴源峈笢弊芘訧枑鼎謎疑楊薺遠噫﹝饒跺奀奀粗す怢疑

﹛﹛籵笣⑹踏爛眕懂祥剿婓湮ァ笥燴奻樓鎢ㄛ籵徹硒楊薯講砃珨盄狟麥﹜陓洘す怢薊雄脹撼渠翋雄樓揤﹝﹛﹛⑦隄拹壁期棽ㄛ籵笣⑹欸羲湮ァ拹噸氈恉龠狩器未慛迠租褡蟧﹝籵笣⑹翋猁鍰絳婓頗奻硌堤ㄛ勤籵笣懂佽ㄛ懦毞悵怹桵岆睿悵梤庈撰儂壽唸ヮ﹜斐膘姘恅隴傑⑹珨欴笭猁腔湮蕉﹝﹛﹛控儔傑庈萵笢陑髡夔腔溥ㄛ峈籵笣腔瓟谿怹汜岈珛楷桯枑鼎賸盪妢俶儂郣ㄛ樓厒賸瓟谿怹汜督昢极炵腔寞赫﹜膘扢睿奪燴夔薯阨す腔枑汔﹝

﹛﹛2017笢弊藝扲悝埏蕉汜蚥凅彸橙恁膳埻梓枙ㄩ珨跺眙蕉汜模酗腔顯蕉覜晟﹛﹛藝扲苺蕉眒輪帣汒ㄛ釬峈珨靡茼趣藝扲蕉汜腔虜о覜耨だ嗣ㄛ躓嫁恀扂ㄛ譣遘亹夫第簷輓諂劗敦ˋ扂隙湘ㄩ眈陓赻撩腔妗薯﹝躓嫁婬恀ㄛ峈伅祥襞珚普ˋ扂湘ㄩ夔奻闡垀埏苺憩奻ㄛ硐猁夔悝斕炰辣腔蚐賒蚳珛﹝﹛﹛藩棒苺蕉艘覂躓嫁敊羶婓侒福ㄛ醴亂覂涴虳掖覂賒婦迍覂晇蹋陬腔蕉汜珨勦勦麥蘇覂軗輛蕉部ㄛ釬峈珨靡冞蕉腔虜о軞頗蚇奻麵晟腔蒺瞃ㄛ陑爵婓珨淝淝噢踡﹝

﹛﹛傖飲妀惆暮氪鄞苤輕+1

﹛﹛※毀葛啖傖峈弊模疧楊腔笭猁囀滬﹝涴虳渠囥繩晴站樓秶僅趙,れ善ぱ梢潼飭腔釬蚚,涴岆笢弊腔衱珨湮輛祭﹝§﹛﹛婓除塘掀捚捚腔佴捚探匙湮悝諒忨﹜薊磁弊準粔冪撳巹埜頗嘈恀綸杻佴楊﹞褪佴拊枑霾佴艘懂,董軑潼舷巹埜頗疧楊華弇,輛珨祭珆尨賸笢弊湖僻葛啖腔樵陑,佽隴笢弊淉葬眒蔚毀葛啖釬峈酗ぶ馱釬懂蚰,珩佽隴笢弊淉葬腔笥燴夔薯婓祥剿枑汔﹝綠眵硒淉淉笥價插﹛﹛婓疧楊笢崝迡※潼舷巹埜頗§珨誹,峈笭風晴羔廜忿冾傮迂梤,斛蔚芢雄毀葛啖須淰△繪湮傖虴,崝Ч佸鮵福痗埽竟邯葬腔陓陑,綠眵笢弊僕莉絨硒淉淉笥價插﹝嬝蚔9811夥厙

﹛﹛§﹛﹛燠霤ы佽ㄛ婓惆靡論僇ㄛ蕉汜茼蜆旮蹅佌漡屋鵋敕陔撐鰍鉆寊習眕摯蚚佽用輓鼯邿寋竺ㄛ玸磃褖腓鍤晴鶲刵欐﹝(俇)埻梓枙:橾懇﹜婖樑﹜帤駁珂郤鼠昢埜桸翹峈伅猁机涴虳ˋ

﹛﹛﹛﹛植桽え笢褫眕艘善ㄛ涴虳囧赽蠅淕ょ渣邈華齬傖珨蹈ㄛ遜眭耋誑祥殑結ㄛ桉齒蛁弝覂噩芛ㄛ坋煦渭蠍褫乾﹝(妗炾晤祒ㄩ挃障銅騤憯福嬧紊)晤憮:眕狟峈栝弝眻畦妗翹ㄩ﹛﹛麻帡箄ㄩ辣茩跪弇樟哿彶艘淏婓峈蠟眻畦腔笢栝萇弝怢2018爛315俀頗﹝﹛﹛諉狟懂扂蠅蔚薊磁弊模妘こ狻こ潼飭奪燴軞擁僕肮峈湮模婓涴爵楷票踏爛3﹞15俀頗腔珨瘍秏煤啎劑﹝﹛﹛婓汜魂絞笢扂眈陓竭嗣侀樟善徹濬侔涴欴腔佽楊ㄛ掀褑腎彤繰閡狐晇甂窐割儭饒笱妘昜減饜婓珨輸嫁勛ㄛ褫夔頗藥蓖篱撗汜祥巠朼祫莉汜笢馮﹝

﹛﹛﹛﹛10﹜洏都聾﹝邧褐甜齬ㄛ洏窒踡泂ㄛ冼卅A繞ㄛ邧忒偌洏ㄛ砃酘衵聾雄ㄛ跪酕20狟﹝涴雄釬褫眕Ч趙洏芛壽誹ㄛ垀彖※侚玵珂橾ㄛ朳鋸洏珂瞴﹝

﹛﹛﹛﹛醱勤飭脤ㄛ跪笱剞惆杅趼﹜砐醴掩旰眳詢跨腔珋砓藍掩楷珋﹝

﹛﹛猁覂薯茠婖謎疑腔淉習遠噫迵楷桯遠噫ㄛ柲竘載嗣侘驕邰彸ㄛ翑薯控源弊暱瑤堍瞄陑⑹膘扢﹝§嘈隴佽﹝ㄗ隸す燠弊需ㄘ﹛﹛暮氪酖毞植庈淉葬陔恓域欸羲腔陔恓楷票頗奻鳳洃ㄛ菴28趣毞踩堍碩朊豪恅趙妀籀藏蚔誹蔚衾3堎狟悎羲躉ㄛ趣奀綻Э⑹蔚郪眽羲桯嗣笱嗣欴腔恅趙藏蚔﹜妀籀妀珛魂雄ㄛ羅蒮鯙怷邴盚袶迒慓蜊婖綴腔朊豪埶藝劓肮奀ㄛ釧砅※勛蛂俴蚔劃軓§腔奐諄鉼椿倢槤ㄛ覜忳綻Э旮綠腔盪妢恅趙菁堄睿汜怓皊懈腔藝疑遠噫﹝

﹛﹛薊茠奀奀粗婓盄數赫酕善旆跡赻薺ㄛ杻梗猁⑴鍰絳補窒氘黃氘峚﹝氘黃氘峚岆扂弊赻嘉眕懂釩絳腔珨笱赻扂埮旰儕朸ㄛ珩岆僕莉絨佮堭蟣К鷐黍黖撓价諧而迮黨閥笢痶蠷魚﹝